首頁 > 要聞動態 > 政務專題 > 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 > 回望?奮斗之路

廣東多地聯動紀念中國文化名人大營救勝利80周年 烽煙不絕讀書聲 守護文化教育火種

時間 : 2021-12-09 10:52:34 來源 : 廣州日報
【打印】 【字體:

展覽.jpg

史料和展品展現了廣東各級院校在戰火中輾轉遷徙辦學的經歷。圖片來源:廣州日報

  當馬思聰先生創作的《F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在廣州市國家檔案館中響起,現場人們的思緒仿佛又被帶到了80年前。這是馬思聰先生1943年在粵北山村執教時所作。

  2021年12月8日,是中國文化名人大營救勝利80周年。廣州市國家檔案館邀請眾多單位聯合制作推出了“烽煙不絕讀書聲——粵北華南教育抗戰歷史展”主題展覽。開幕式上,廣州交響樂團的張毅以及“飛·粵弦樂四重奏”方海燕、郝寶珠、陳柏成、王一如等音樂家演奏了馬思聰的《第一弦樂四重奏》和《F大調小提琴協奏曲》選段兩首創作于抗戰時期的樂曲。一幕幕烽火辦學、大家云集的歷史場景,徐徐展現。

  “烽煙不絕讀書聲——粵北華南教育抗戰歷史展”與省立中山圖書館同日開幕的“中國文化名人大營救80周年紀念文獻展”交相輝映。同時,深圳、韶關、河源、梅州、惠州、汕尾、東莞、江門8地聯動,通過舉辦專題展、重走大營救革命舊址、開展紅色講解員宣講、開展館校合作、組織紀錄片放映等活動,回顧1941年這場大營救的偉大革命歷程和感人事跡,為社會公眾講述共同的抗戰記憶。

  “抗戰以來最偉大的搶救工作”

  1941年12月,日軍向香港九龍(簡稱“港九”)發起進攻。困于港九的文化界知名人士和著名的愛國民主人士及其家屬等800多人處境萬分危急。面對這一緊急局面,中共中央和南方局極為重視。決定不惜任何代價,不怕犧牲,積極營救滯留在港九地區的各界知名人士和國際友人。

  中共地下組織和數支武工隊(港九大隊前身)在此間發揮了重要作用,整個大營救歷時200余天,行程萬余公里,足跡遍及中國的十余省市,共營救出愛國民主人士、文化界人士及家屬等800多人,如:何香凝、鄒韜奮、茅盾、張友漁、柳亞子、胡風等。

  這場大營救被茅盾稱之為“抗戰以來最偉大的搶救工作”,是中國共產黨創造的抗日奇跡,是粵港澳地區抗戰史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粵港澳地區歷史文化融合的見證。

  在省立中山圖書館舉行的“故紙無聲訴風云——中國文化名人大營救勝利80周年紀念文獻展”分“以筆救國 號聲嘹亮”“凝心聚力 千里營救”“留存文脈 開拓未來”三大部分,以大量珍貴的歷史圖片和文獻資料,結合場景搭建、文字視頻等多種元素,描繪了八十年前粵港澳三地展開秘密大營救這一驚心動魄的歷史畫卷。

  展覽甄選廣東省立中山圖書館實物文獻40余種,包括夏衍、茅盾、梁漱溟等被營救文化名人從香港脫險后發表的紀實文章,抗戰時期香港出版的進步報刊、抗日題材版畫,以及連貫、黃秋耘等參與營救工作者撰寫的相關回憶錄等。

  廣東高校在抗戰中的遷徙與堅守

  “烽煙不絕讀書聲——粵北華南教育抗戰歷史展”分為“抗戰爆發”“遷徙辦學之路”“困境中的堅守”“勝利復員”“建設華南教育歷史研學基地”五大部分,從蓬勃發展的廣東文化教育講到民族危亡時師生積極投身抗日救亡運動、堅守文化教育使命,并細數了以國立中山大學、私立嶺南大學、省立文理學院、私立培正、培道中學等校為代表的數十所廣東各級院校在戰火中輾轉遷徙辦學的經歷。

  在烽火歲月中,作為后方的粵北云集了大批知識分子與青年學子,他們在動蕩流離中冒著戰火、克服物資嚴重匱乏的困難堅持教學研究,以學術救國、讀書報國的行動支援祖國的抗戰救亡和建設,為民族的文化教育守護了珍貴的火種,也為今人留下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展覽展出大量廣州市國家檔案館館藏檔案史料,其中50余件抗戰辦學檔案是首次和社會公眾見面。這批檔案涵蓋了抗戰爆發后廣東文化教育機構遭受的損失,師生參與抗戰救亡運動,各類戰時教育政策,艱辛輾轉的遷徙辦學歷程,以及粵港澳文化教育互助等方方面面,豐富了今人對華南教育抗戰歷史的理解和研究,并將在日后應用于華南研學基地的建設工作。

  展覽還展出了一批珍貴的實物展品。近期在韶關市樂昌坪石鎮塘口村原作為國立中山大學理學院抗戰辦學舊址的民居中發現了一批教材、圖冊和?;盏葰v史遺物,這是抗戰時期華南文化教育歷史的珍貴實物證明。這批遺物由屋主無償捐贈給華南教育歷史研學基地,并首次在本展覽中展出。

  中山大學哲學系借出了曾在粵北執教的著名歷史學家、哲學家朱謙之先生的一批手稿和書籍。在這批珍貴文獻當中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詩句:“中間粵北講臺開,戰地春風桃李栽。坪石嶺前歌劇鬧,桂林洞里警鐘哀。誨人不倦吾滋愧,抗敵圖存志不灰。封豕長蛇終殄滅,夜深猶盼捷書來……”是民族危亡時堅守教育崗位的眾多先輩學人的精神寫照。

中文毛片无遮挡高清免费,国产大乳喷奶水无码下一篇电影,末发育娇小性色xxxxx,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